夜坐

书名:老老恒言 作者:曹廷栋 本章字数:0 字 更新时间:2020-10-28 11:05:02

日未出而即醒,夜方阑而不寐,老年恒有之。黄昏时如辄就寝,则愈不能寐。必坐有顷,坐时先调息以定气,寒聪掩明,屏除杂想;或行坐功运动一番("坐功"见二卷《导引》内)。《亢仓子》曰:"体合于心,心合于气,气合于神,神合于无。"夜坐如此,即安睡之妙诀。

五脏之精气,上注于目,坐时灯光照耀,即闭目亦似红纱罩之,心因目动,遂致淆乱神明,须置隐灯。放翁诗所云"小帜幛灯便细书"是也。使光不射目,兼养目力;若灭灯而坐更妥。《楞严经》曰:"开眼见明,名为见外;闭眼见暗,名为见内。"《荀子》曰:"浊明外景,清明内景。"意同。

坐久腹空,似可进食,亦勿辄食,以扰胃气。《内经》曰:"胃不和则卧不安。"或略进汤饮以暖之,酒更不可饮。气血入夜而伏,酒性动散,两相妨也。夜不食姜亦此意。

剪烛夜话,此少壮之常,老年若不敛束,愈谈笑愈不倦,神气浮动,便觉难以收摄。鲍氏《皇极经世》注曰:"人之神昼在心,夜在肾。"盖肾主纳气,谈笑则气不纳,气不纳则神不藏,所以终夜无寐,谈笑亦足致之。

夜以更点为候,如更点无闻,何所取准?拈香一炷或两炷,随其坐之久暂,令每夜同之,则气血之动定有常,入寝始觉安然。四时夜有长短,各酌其宜可也。予尝有《秋夜》诗云:"薄醉倦来禁不得,月光窥牖引人看。"凡值月明时,推窗看月,事所恒有,然呼吸间易感风露,为从暖室中顿受凉气耳。《内经》曰:"因于风露,乃生寒热。"秋月弥佳,尤宜戒看。

夏夜时刻甚短,即早卧仅及冬夜之半,陈传良诗:所谓"短夜得眠常不足",纵未就枕,宜寝室中坐少顷。至若风檐露院,凉爽宜人,非不快意,但夜气暗侵,每为病根所伏。大凡快意处,即是受病处,老年人随事预防,当于快意处发猛省,又不独此夜坐纳凉之一节也。

夜坐乃凝神于静,所以为寐计耳。按《紫岩隐书》曰:"每夜欲睡时,绕室行千步,始就枕。"其说却与坐相反,盖行则身劳,劳则思息,动极而返于静,亦有其理。首篇论安寝,愚谓有操、纵二法。此夜坐是以静求静,行千步是以动求静,与操纵意相参,可以体验得之。

下载APP查看全文
使用APP阅读可以更换6种阅读模式,快速翻页,有声阅读等功能;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,请使用每日阅读APP阅读!
下载每日阅读APP
  • 手机看
  • 对照翻译
  • 看译文
  • 注释
  • 回顶部
  • 手机下载【每日阅读】免费看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