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佾篇

书名:论语 作者:孔子 本章字数:0 字 更新时间:2020-10-27 17:24:51

孔子谓季氏:“八佾舞于庭,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?”孔子谈到季氏,说,“他用天子才能用的八佾在庭院中奏乐舞蹈,这样的事他都忍心去做,还有什么事情不可狠心做出来呢?”

三家者以《雍》彻,子曰:“‘相维辟公,天子穆穆’,奚取于三家之堂?”孟孙氏、叔孙氏、季孙氏三家在祭祖的时候,命乐工唱着《雍》这篇诗歌来撤下祭品。孔子说:“《雍》诗中的‘诸侯都来助祭,天子恭敬地主祭’这样的意思,怎么能够用在三家大夫的庙堂里呢?”

子曰:“人而不仁,如礼何?人而不仁,如乐何?”孔子说:“一个人如果没有仁德,那他怎样遵守礼仪制度呢?一个人没有仁德,那他怎么能正确运用音乐呢?”

林放问礼之本,子曰:“大哉问!礼,与其奢也,宁俭;丧,与其易也,宁戚。”林放问什么是礼仪制度的根本。孔子回答说:“你问的问题意义重大。礼,与其一味的寻求奢侈,不如节俭些;办理丧事,与其在仪式上办理得妥帖,不如内心真正悲伤。”

子曰:“夷狄之有君,不如诸夏之亡也。”孔子说:“那些不开化的地方有君主,还不如中原没有君主的地区讲礼节。”

季氏旅于泰山。子谓冉有曰:“女弗能救与?”对曰:“不能。”子曰:“呜呼!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?”季氏准备去祭祀泰山。孔子对冉有说:“你不能阻止他吗?”冉有说:“不能。”孔子说:“唉!难道说泰山神还不如林放知礼吗?”

子曰:“君子无所争,必也射乎!揖让而升,下而饮。其争也君子。”孔子说:“君子没有什么可以与人相争的事情。如果有的话,那就一定是射箭。比赛开始的时候,先相互作揖谦让,然后上场。比赛完后,又相互作揖再退下来,然后登堂喝酒。这就是君子之争。”

子夏问曰:“‘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为绚兮’何谓也?”子曰:“绘事后素。”曰:“礼后乎?”子曰:“起予者商也,始可与言《诗》已矣。”子夏问孔子:“‘笑得真好看啊,黑白分明的眼睛多妩媚呀,好像在洁白的质地上画着美丽的图案。’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”孔子说:“这是说绘画先有白底,然后再用色彩绘画。”子夏又问:“这么说礼也是在有了仁德之心之后才产生的了?”孔子说:“卜商啊,你真是能够发挥我的思想,现在可以开始和你谈论《诗经》了。”

子曰:“夏礼吾能言之,杞不足征也;殷礼吾能言之,宋不足征也。文献不足故也,足则吾能征之矣。”孔子说:“夏朝的礼仪制度,我可以说一说,但是它的后代杞国不足以证明我的话;殷朝的礼仪制度,我能说一说,但它的后代宋国不足以证明我的话。这是由于文字资料和熟悉夏礼和殷礼的人不足的缘故。如果有足够的历史资料和懂礼的人才,我就可以得到证明了。”

子曰:“禘自既灌而往者,吾不欲观之矣。”孔子说:“对于行禘礼的仪式,从完成第一次献酒以后,我就不想再看了。”

或问禘之说。子曰:“不知也。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,其如示诸斯乎!”指其掌。有人问孔子关于举行禘祭的规定。孔子说:“我不知道。知道的人对治理天下的事,可能像把东西放在这里一样容易吧!”说着指了指自己的手掌。

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。子曰:“吾不与祭,如不祭。”祭祀祖先时,好像祖先真的就在前面;祭神的时候,好像神真的在面前。孔子说:“我如果不亲自参加祭祀,祭祀了就跟没祭祀一样。”

王孙贾问曰:“‘与其媚于奥,宁媚于灶’,何谓也?”子曰:“不然,获罪于天,无所祷也。”王孙贾问道:“‘与其祈祷较尊贵的奥神的保佑,不如祈祷有实权的灶神的赐福。’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孔子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如果犯了滔天大罪,那就怎么祈祷也没用。”

子曰:“周监于二代,郁郁乎文哉!吾从周。”孔子说:“周朝的礼仪制度借鉴于夏、商二朝,是多么丰富多彩啊。我主张接受周朝的制度。”

子入太庙,每事问。或曰:“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?入太庙,每事问。”子闻之,曰:“是礼也。”孔子到了太庙,每件事都要问。有人说:“谁说这个人懂得礼呀,他到了太庙里,什么事都要问别人。”孔子听到此话后说:“这就是礼呀!”

子曰:“射不主皮,为力不同科,古之道也。”孔子说:“射箭,不在于穿透靶子,因为人的力气有大有小。这是古人的道理呀。”

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,子曰:“赐也!尔爱其羊,我爱其礼。”子贡提出去掉每月初一日告祭祖庙用的活羊。孔子说:“赐,你爱惜那只羊,我却爱惜那种礼。”

子曰:“事君尽礼,人以为谄也。”孔子说:“我按照周礼的规定去侍奉君主,别人却认为这是在讨好君主。”

定公问:“君使臣,臣事君,如之何?”孔子对曰:“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。”鲁定公问孔子:“君主差使臣子,臣子侍奉君主,各自应该怎么做?”孔子回答说:“君主差使臣子以礼相待,臣子应该以忠来侍奉君主。”

子曰:“《关雎》,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。”孔子说:“《关睢》这首诗,快乐却不是毫无节制,悲哀而不过于悲伤。”

哀公问社于宰我,宰我对曰:“夏后氏以松,殷人以柏,周人以栗,曰使民战栗。”子闻之,曰:“成事不说,遂事不谏,既往不咎。”鲁哀公问宰我,做土地神的神位应该用什么木材,宰我回答:“夏朝时用松树,商朝时用柏树,周朝时用栗子树。用栗子树的意思是说:使老百姓战战栗栗。”孔子听到后说:“已经做过的事不用提了,已经完成的事不用再去劝谏了,已经过去的事也不必再追究了。”

子曰:“管仲之器小哉!”或曰:“管仲俭乎?”曰:“管氏有三归,官事不摄,焉得俭?”“然则管仲知礼乎?”曰:“邦君树塞门,管氏亦树塞门;邦君为两君之好,有反坫。管氏亦有反坫,管氏而知礼,孰不知礼?”孔子说:“管仲的气量真小啊!”有人说:“管仲节俭吗?”孔子说:“他有三处豪华的房屋,他家里的管事也是一人一职而不兼任,怎么谈得上节俭呢?”那人又问:“那么管仲懂礼吗?”孔子回答:“国君在宫门前立了一道影壁,管仲也在自家门口立了影壁;国君设宴招待别国君主、举行友好会见时,在堂上设有放置空酒杯的土台,管仲宴客也就有这样的土台。如果说管仲知礼,那还有谁不知礼呢?”

子语鲁大师乐,曰:“乐其可知也。始作,翕如也;从之,纯如也,皦如也,绎如也,以成。”孔子给鲁国乐官讲奏乐过程,说:“演奏的原理是可以知道的。开始演奏时,各种乐器合奏,声音宏亮优美;乐曲继续展开下去,悠扬悦耳,节奏分明,如流水绵绵流淌,直至演奏结束。”

仪封人请见,曰:“君子之至于斯也,吾未尝不得见也。”从者见之。出曰:“二三子何患于丧乎?天下之无道也久矣,天将以夫子为木铎。”仪地的一个小官请求会见孔子,说:“凡是到这个地方的君子,我没有不求见的。”孔子的学生们领他去见孔子。出来以后,他说:“你们几位为什么担心失去官位呢?天下无道已经很久了,因此上天将以孔夫子为圣人来教化天下。”

子谓《韶》:“尽美矣,又尽善也。”谓《武》:“尽美矣,未尽善也。”孔子评价《韶》,说:“乐曲很美,内容也非常好。”评价《武》,说:“乐曲很美,内容却差一些。”

子曰:“居上不宽,为礼不敬,临丧不哀,吾何以观之哉?”孔子说:“居于统治地位的人,不能宽厚待人,行礼的时候不恭敬,参加丧礼时也不悲哀,这种情况我怎么能看得下去呢?”

下载APP查看全文
使用APP阅读可以更换6种阅读模式,快速翻页,有声阅读等功能;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,请使用每日阅读APP阅读!
下载每日阅读APP
  • 手机看
  • 对照翻译
  • 看译文
  • 注释
  • 回顶部
  • 手机下载【每日阅读】免费看书